• 新聞
  • 體育
  • 汽車
  • 房産
  • 旅遊
  • 教育
  • 時尚
  • 科技
  • 財經
  • 娛樂
  • 更多
    母嬰 健康 曆史 軍事 美食 文化 星座 專題 遊戲 搞笑 動漫 寵物

神劇情!審判員97萬買基金虧57萬 建行連本帶利賠償

原標題:神劇情!審判員97萬買基金虧57萬 建行連本帶利賠償

2015年購買價值96.6萬的理財産品,3年後巨虧57萬元,王翔一怒之下與建行恩濟支行對簿公堂。近日,代銷銀行被判連本帶利賠償,徹底引爆金融理財圈。

通常情況下,即使基民購買的基金産品虧損嚴重,代銷銀行和基金管理方大多會用一句“投資有風險,不能剛兌”告知基民虧損理應自行承擔。爲何這次法院要求代銷銀行賠償?是否屬于剛兌?

新京報記者梳理裁判文書注意到,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兩審給出三大理由,其中包括建行恩濟支行錯在向王翔主動推介了“風險較大”的“經評估不適宜購買”的理財産品。

對此,理財魔方合夥人周維告訴新京報記者,本案的關鍵在于金融銷售的賣方責任主要是風險完全告知,如果欺騙金融産品購買者,屬于詐騙行爲。

值得注意的是,根據裁判文書顯示,原告王翔爲金融審判人員。根據北京市第四中級人民法院法官信息,其一名審判員爲“王翔”。記者就此致電北京市第四中級人民法院,尚未得到回複。

金融審判員巨虧57萬,獲連本帶利賠償

根據裁判文書,原告爲家住北京海澱區的王翔,其自2011年起多次在建行恩濟支行購買基金産品,由于收入不高,風險承受能力較低,故一直明確要求只購買保本型且爲建行恩濟支行發行的理財産品。

2015年,建行恩濟支行某客戶經理主動向王翔推銷一款産品,王翔本次購買了價值96.6萬元的理財産品。

據王翔表示,在整個操作購買的過程中,建行恩濟支行的所有工作人員均未向王翔告知及解釋該理財産品系股票型基金,且爲第三方發行的産品,亦未進行相關的風險評估和合同簽訂等事項。直到2016年初,王翔要求贖回購買的理財産品時,建行恩濟支行才告知其購買的理財産品系第三方發行的高風險産品,並已虧損30余萬元。

此後,王翔與建行恩濟支行多次溝通意欲贖回,但建行恩濟支行要求王翔繼續持有該産品有回本可能。王翔又多次向建行恩濟支行及其上級單位投訴,始終未予解決。

截至2018年3月28日贖回,該産品已虧損576481.95元。

展開全文

最終,王翔決定與建行恩濟支行對簿公堂。請求法院判處建行恩濟支行賠償虧損576481.95元,另外,所投本金(96.6萬元)自購買涉案理財産品之日起至給付之日止的同期銀行存款利率。

對此,建行恩濟支行在法庭給出四大理由“喊冤”。首先,恩濟支行不是本案的適格被告。王翔起訴的案由是金融委托理財合同糾紛,但恩濟支行和王翔之間根本不存在金融委托理財合同關系。同時,恩濟支行僅是依據王翔申購基金提供了購買基金産品的相關服務,基金及理財産品的發行方是資金的實際使用方,建行恩濟支行沒有占有和使用王翔的資金。同時,王翔有多次贖回産品止損的機會,她自己沒有贖回導致損失擴大。最後,王翔曾多次在本支行購買理財産品並獲利。

本案一審判定,建行恩濟支行的過錯行爲與王翔的損失之間存在因果關系。建行不服,再次上訴,提供的重要依據是王翔的身份——金融審判員。建行恩濟支行認爲,王翔作爲金融案件審判領域的專家,有高于社會普通人的金融投資專業知識,具有相對豐富的投資經驗,存在主動要求購買涉訴基金的可能。

此後,二審維持原判,建行于北京高院申訴,最後被駁回再審申請。

代銷行做錯了什麽?

對于不僅要賠償虧損本金,還賠利息,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兩審給出三大理由。

首先,建行恩濟支行錯在向王翔主動推介了“風險較大”的“經評估不適宜購買”的理財産品。涉訴基金的招募說明書中載明“不保證基金一定盈利”、“不保證最低收益”、該基金爲“較高風險”品種,該基金的上述特點與王翔在風險評估問卷中表明的投資目的、投資態度等風險偏好明顯不符,應屬于不適宜王翔購買的理財産品。

其次,建行恩濟支行錯在推介行爲不當,未向王翔說明涉案基金的運作方式和風險情況。本案中,在王翔購買涉訴基金過程中,建行恩濟支行未向王翔出示和提供基金合同及招募說明書,沒有盡到提示說明義務,應認定建行恩濟支行具有侵權過錯。

另外,錯在未盡到就涉訴基金的具體相關情況向王翔做出說明的義務。雖然,王翔購買涉訴基金時在《須知》、《確認書》上簽字,但上述《須知》和《確認書》的內容系通用的一般性條款,未有關于王翔本次購買的基金的具體說明和,因此不能減輕建行恩濟支行未向王翔說明涉訴基金具體相關情況的過錯。

法院表示,建行恩濟支行在向王翔推介涉訴基金過程中,存在明顯不當推介行爲和重大過錯,若無建行恩濟支行的不當推介行爲王翔不會購買涉訴基金,相應損失亦無從發生,故應認定建行恩濟支行的過錯行爲與王翔的損失之間存在因果關系。

基金産品虧損後要求賠錢,算不算剛性兌付?

法院表示,之所以判決要求建行恩濟支行賠付王翔的投資損失,在于其嚴重違反了法定義務,從而導致了投資者損失,這和剛性兌付毫不相關,如果建行恩濟支行嚴格遵循了審慎原則,盡到其法定義務,則當然是投資者損失自負,談不上剛性兌付。

銀行是代銷機構,客戶虧損銀行要承擔?

法院認爲,建行恩濟支行系涉訴基金的代銷機構,其對王翔進行了風險評估後,推介王翔購買了涉訴基金,王翔在建行恩濟支行處完成購買行爲,故雙方之間形成個人理財服務法律關系。

《商業銀行個人理財業務管理暫行辦法》規定:“商業銀行利用理財顧問服務向客戶推介投資産品時,應了解客戶的風險偏好、風險認知能力和承受能力,評估客戶的財務狀況,提供合適的投資産品由客戶自主選擇,並應向客戶解釋相關投資工具的運作市場及方式,揭示相關風險。商業銀行應妥善保存有關客戶評估和顧問服務的記錄,並妥善保存客戶資料和其他文件資料。

王翔有多次贖回産品止損的機會,損失擴大爲何不自行承擔?

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認爲,理財産品的盈虧具有波動性,某一時點盈虧可能比未來多,亦可能比未來少,無論投資人在何時贖回,均不可能在當時確認該時點即爲盈利最多或虧損最少的時點,故在建行恩濟支行不能證明王翔在基金贖回過程中存在過錯致使損失擴大的情況下,其僅以王翔贖回時點並非基金最優盈虧時點爲由認爲王翔擴大損失的主張。

此外,針對王翔多次購買理財産品並盈利,法院表示,王翔雖多次購買理財産品,但其所購買的理財産品均非本案涉訴基金。其之前購買理財産品的事實,並不能導致其對本案涉訴基金的相關風險等內容有所了解,並不能據此減輕或免除建行恩濟支行因前述重大過錯而應承擔的責任。

這一案例有何警示?

針對本次金融審判員維權,京師上海國際總部金融與房地産律師高級合夥人陳雷博表示,未來,發行人和銷售者應該嚴格遵守法律、部門規章和規範性文件要求,特別是投資者法律維權意識的提高,未來將對發行人和銷售者提出更高的要求,包括舉證責任等。

理財魔方合夥人馬永谙表示,本案産生糾紛本質上是行業架構設計的問題,理財行業的目標本來應該是爲客戶掙到正收益,正收益=産品的收益率×客戶投入的資金。因此行業應該有兩個分行業,一個資管,管收益率;一個投顧,管客戶的資金分配與進出管理,但法律及架構設計並沒有給投顧留空間,只給了資管,以及依托于資管的銷售,這就導致客戶的收益其實沒人管。

新京報記者 張姝欣 潘亦純 編輯 王進雨 徐超 校對 範錦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台,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