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聞
  • 體育
  • 汽車
  • 房産
  • 旅遊
  • 教育
  • 時尚
  • 科技
  • 財經
  • 娛樂
  • 更多
    母嬰 健康 曆史 軍事 美食 文化 星座 專題 遊戲 搞笑 動漫 寵物

當北汽銀翔開始給員工打欠條

原標題:當北汽銀翔開始給員工打欠條

來的總會來。

經曆了被銀行抽貸、工廠停産、拖欠經銷商欠款後,北汽銀翔汽車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北汽銀翔”)終于撐不住了。

近日,從北汽銀翔內部流出的聊天截圖中顯示,北汽銀翔以“重組需要放假1-3年”爲由遣散員工。

“北汽銀翔正式解散。”截圖中,有員工這樣說道。

根據北汽銀翔的政策,馬上辦理離職的員工將根據國家公司破産政策進行賠償,賠償按照前12個月的平均工資進行統計;不離職的員工,放假期間工資按每月1200元的新標准支付。

不過無論北汽銀翔的員工如何選擇,凡是涉及到金錢方面,北汽銀翔均表示公司將以打欠條的形式,在北汽集團接手前結清。

不管去留,員工收到賠償的只有“欠條”,看來北汽銀翔真的太難了。

兩個月前,北汽幻速對外宣稱,北汽銀翔的重組工作進行得比較順利,已接近尾聲。

這個尾聲,目前看來遙遙無期。

提速

十年,彈指一揮間。

還差一年,北汽銀翔卻已經感受到這彈指間的巨變。

展開全文

2010年,北京汽車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北汽集團”)與重慶銀翔實業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重慶銀翔實業”)合資創立了北汽銀翔,彼時北汽集團僅以品牌入股,沒有投入一分錢便成爲了合資公司的單一第一大股東。

注意,單一第一大股東和實際控股股東是兩碼事。

在北汽銀翔的股份架構中,北汽集團占比爲26%,重慶銀翔貿易有限公司占比爲23.3%、重慶銀翔實業集團占比爲22.03%、重慶銀翔投資開發有限公司占比爲16.02%,國開發展基金有限公司占比爲12.65%。不難看出,重慶的“銀翔系”才是北汽銀翔的實際控制人,持股達到了61.35%。

兩者的合作,曾被視爲“國企+民企”合資的樣板,他們也確實做出了榜樣。

2014年3月,北汽銀翔發布了“幻速”品牌,同時宣布幻速S2、S3兩款車型正式上市。有著幾乎“夢幻速度”的北汽幻速,憑借幻速S2和S3兩款車型,短短一年內就達到了20萬輛的年銷量。2016年更是發展到了巅峰,北汽幻速全年完成銷量26.68萬輛,同比增長19.5%。

兩者的合作,又因爲“國企+民企”這層關系,氣氛微妙。

在北汽幻速的熱銷之年,“比速汽車”誕生,其最大的股東就是“銀翔系”,持股比例超過了96%。前有“幻速”,“銀翔系”還自己搗鼓出一個“比速”,這就有點霧裏看花了。

不過,比速度的話,2016才“出世”的比速汽車也沒人失望,一年多時間內上市3款新車,年銷量超過5萬輛。

一個“幻速”,一個“比速”,給人的感覺是過于追求速度。

速度太快,難免會失速。

失速

北汽銀翔的失速,是從2017開始的。

15.2萬輛,這是2017年北汽幻速的銷量,跌幅超過三成。

2018年,北汽幻速的情況未見好轉,其在1-5月僅銷售新車1.79萬輛,甚至不及2015年幻速S3的單車單月銷量。

2018年,我國汽車市場也開始不好過了,出現28年來的首次負增長,這讓一些品牌力和産品力相對薄弱的自主車企日子過得更加艱難。

這樣艱難的日子,北汽銀翔如何應對?

北汽銀翔在7月發布停工待産通知:經營困難,汽車全線停工待産。

不止是停工待産,重慶銀翔實業還向債權委員會發“求救函”求救:重慶銀翔集團的貸款項目遭遇銀行“壓貸抽貸”,2017-2018年累計達10多億元,進而使其面臨了巨大的資金壓力。

爲了緩解北汽銀翔的資金壓力,2018年10月,北汽集團、銀翔實業、重慶合川政府聯合向北汽銀翔輸血20億元,雖然暫時獲得“救命”資金,但對北汽銀翔來說仍是杯水車薪,沒有恢複生産,也沒能推出新車,企業情況依舊糟糕。

與此同時,北汽集團通過子公司江西昌河汽車有限責任公司與重慶合川交通設備制造産業發展有限公司聯合成立一家新的汽車公司——重慶昌河汽車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重慶昌河”),試圖挽救北汽銀翔。

重慶昌河,也沒能救得了北汽銀翔,反而讓北汽幻速的經銷商蜂擁而至前往北汽集團。

混亂

“北汽還錢!”

今年4月,近百名北汽銀翔經銷商劍拔弩張,聚集在北京順義的北汽集團總部。

購車款是導火索。

去年已經停産的北汽銀翔,卻依舊要求經銷商預付購車款,每家經銷商的購車款從百萬到數千萬元不等,累計金額超過數億元。不過,據經銷商介紹,從2018年開始,購車款不是打給北汽銀翔,而是打給了重慶昌河。

經銷商交了錢,卻久久提不到車,才有了上百名北汽銀翔經銷商,前去重慶昌河的控股股東——北汽集團總部討要欠款的情況。

爲了安撫經銷商,北汽銀翔與經銷商簽定了一個還款的框架協議,承諾將分批次把欠款還給經銷商,5月25日之前給繼續合作的經銷商償還20%欠款。

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

6月末,本該是北汽銀翔部分經銷商收到第二批欠款的日子,而未能如約到賬的欠款讓焦急等待的經銷商們,再次前往北汽集團總部討要欠款。

7月,掙紮在生死線上的60多家北汽銀翔經銷商,第三次“集結”于北汽集團總部大樓前討要欠款。

在經曆三次討要欠款後,上百家北汽幻速經銷商和北汽集團、北汽銀翔的矛盾仍未解決。

僵局待破。

重組

重組,會是破局之道嗎?

4月經銷商與北汽銀翔的矛盾爆發後,北汽幻速在官方微信公衆號發布的聲明中表示:北汽銀翔重組的工作有較大進展,近期將有明確信息發布。

隨著北汽銀翔重組工作的逐步推進,北汽銀翔重組後股權結構將發生變動,而北汽集團的持股比例高低是關鍵。

此前,有媒體報道稱,北汽集團持股比例爲37.5%,重慶市政府持股比例爲37.5%,重慶市合川區政府持股比例爲14%,重慶銀翔貿易持股比例爲11%。

不過,北汽集團想要的似乎更多,持股比例有可能進一步上升至41%-47%之間。

如果北汽集團的持股比例提升至40%以上,那麽“銀翔系”將會落寞淡出。在這場博弈中,玩家們似乎一直沒能達成一致,重組工作遲遲沒有新的進展。

6月6日,北汽幻速搶先發布了一則聲明,表示北汽銀翔的重組進展順利,但不能對外透露。

各方都在等待著重組結果的最終落地,兩個月之後,等來的卻是北汽銀翔停産放假,進入三年重組期的消息。

風起于青萍之末,浪成于微瀾之間,等待的日子不會沒有意義。

該來的總會來。

——END——

《汽車通訊社》原創文章,未經許可不得轉載。對不遵守本聲明、惡意使用、不當轉載引用《汽車通訊社》原創文章者,保留追究其法律責任的權利。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台,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